乌鸦经常被人讨厌,为何清朝皇室却奉乌鸦为神

2020-09-16 05:15| 发布者: 未知| 查看: |

 

乌鸦是凶鸟,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满清皇室为何将它当成吉祥鸟?“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清朝皇帝为何却敬它如保护神?在与人类有着亲密接触史的鸟类中,如果要选出一种最令人讨厌的鸟儿,肯定非乌鸦莫属了。乌鸦为雀形目中体形最大的鸟类,又叫老鸹,嘴大喜欢鸣叫,全身或大部分羽毛为乌黑色,故名。就因其黑、其鸣,乌鸦在人们的印象中,就不是什么“好鸟”。乌鸦不仅长相令人生厌,它的一举一动、一鸣一泣,还令人生恐,因为,在民间认知中,乌鸦是凶鸟,遇之不祥。如当头鸣叫,更是灾祸发生的预兆。比如俗谚所云的“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老鸦叫,祸事到”等等。另有“天下乌鸦一般黑”,用来比喻各地的坏人坏事都差不多,到处都是一样黑暗的。乌鸦喜群居,所以,就连没有组织、缺少训练的团队也被称为“乌合之众”,可见人们对乌鸦的厌恶之深。

image.png
乌鸦的叫声很特别,“剐,剐,剐”的。人们一听到它那“剐,剐,剐!”的叫声就感到很不吉利,有病的人家忙着准备后事,没得病的人听到它的叫声也心惊肉跳。所以,在人们的心目中才产生了“老鸹当头过,无灾必有祸”的不祥联想。如果一大早开门遇见乌鸦,人们会认为一天都晦气;反之,要是遇到与之相似的喜鹊,则会心情大好、精神愉悦,因为“喜鹊叫,贵客到”,喜鹊给人带来的吉祥与欣喜。正是因为乌鸦有“叫凶”之嫌,所以,民间又产生了一个俗词,叫“乌鸦嘴”。“乌鸦嘴”用来形容某人的嘴巴特可恶,好事说不灵,坏事一说就灵。然而,就是这样一种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凶鸟,却被清朝统治者奉为“吉祥鸟”,还拔出专人供养它们。满清皇室的人,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image.png
满族人之所以敬畏乌鸦,是与“乌鸦救主”的传说息息相关的。在这些传说中,乌鸦掩护努尔哈赤逃生的故事最为普及。努尔哈赤起兵之初,遭到明军的追击,眼看就要追上了,一群乌鸦盖在他的身上。明兵远远看见一群乌鸦,就断定这地方没人,朝前追去了。乌鸦救了小罕的命。另外,在《昭陵的由来》中,也记载了乌鸦解救处在极度危险中的皇太极的故事。除了与满清建立紧挨的传说外,满族人历史上就对乌鸦抱有好感。《满洲实录》卷一记载了一篇爱新觉罗氏家族与乌鸦之间的一段神奇“交往”,说的是爱新觉罗的得姓始祖布库里雍顺数世后,“其子孙暴虐,部署遂叛,于六月间将鄂多理攻破,尽杀其阖族子孙,内有一幼儿名樊察,脱身走至旷野,后兵追之,会有一神鹊棲儿头上,追兵谓人首无鹊棲之理,疑为枯木遂回,于是樊察得出,遂隐其身以终焉。满洲后世子孙,俱以鹊为神,故不加害。”乌鸦落在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身上,将其包围,给敌人造成他们已经死了的假象,从而搭救了他们。努尔哈赤下令要在索伦杆上敬饲乌鸦。沈阳故宫清宁宫前就立着一根索伦杆,有丈余高,顶部有一碗型之物,木杆置于汉白玉基座上。萨满在祭祀仪式中,将五谷和猪杂碎放在神杆的顶端,敬饲鸦鹊。皇太极则不准任何人伤害乌鸦,且专门伺鸦。“必于盛京宫殿之西偏隙地上撒粮以饲鸦,是时乌鸦群集,翔者,栖者,啄食者,梳羽者,振翼肃肃,飞鸣哑哑,数千百万,宫殿之屋顶楼头,几为之满(《东三省古迹遗闻》)。”“乌鸦救主”的传说,当故事听听可以,它们主要是为了神化清朝创世者的神秘与“受命于天”的正统。其实,满族人之所以如此看重乌鸦,并不是他们凭空想象的,而是受到汉方化的影响,并且传承下来的结果。因为,在唐代以前,乌鸦并不是现在令人生厌的凶邪之物,而是正儿八经的吉祥神鸟。据汉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所载:“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这里所说的“大赤鸟”指的就是乌鸦。这就是人们所不熟悉的“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传说。这样的说辞,与“喜鹊叫,贵客到”何其相似乃尔。唐代诗人张籍的《乌夜啼引》曰:“秦乌啼哑哑,夜啼长安吏人家。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卖产将自赎。少妇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贺舅姑。少妇语啼乌,汝啼慎勿虚。借汝庭树作高巢,年年不令伤尔雏。”由此可见,直到唐朝的张籍时代,“乌鸦报喜”在当时仍是众人公认的事实。现在的“喜鹊报喜”,其实是喜鹊抢了乌鸦的功劳。在唐代以前,乌鸦在中国民俗文化中,一直是被当作有吉祥和预言作用的神鸟来崇敬的。那么,曾经作为吉祥鸟的乌鸦是如何被黑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呢?这是到唐代以后,方有乌鸦主凶兆的学说出现。比如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中所说的:“乌鸣地上无好音。人临行,乌鸣而前行,多喜。此旧占所不载。”而迷信的人对这些传说竟然深信不疑。于是,便有了乌合之众、乌鸦嘴、天下乌鸦一般黑等说法,多数人对乌鸦的态度是讨厌、反感,甚至蔑视。乌鸦被“黑”,有人认为不止是始于唐代,有种观点是,在古代巫书的记载中,乌鸦和黑猫一样,常常是死亡、恐惧和厄运的代名词,乌鸦的啼叫被称为是凶兆、不祥之兆,人们认为乌鸦的叫唤,会带走人的性命、抽走人的灵魂,因此乌鸦被人们所讨厌,认为是大不祥之鸟。因为乌鸦的嗅觉敏锐,能感受到腐败死亡的气味,所以会被认为是不祥之鸟。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大家也都相信了。因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于乌鸦的误会与厌恶越来越深,一黑越千年。其实,乌鸦一种灵性之鸟,它不仅懂得反哺,还遵循终生一夫一妻制。乌鸦忠于爱情,十分专一,雌雄一对相伴终生,黑头到老,最长寿的乌鸦,能活到庆祝它们的珍珠婚(30年)。对于忘恩负义、见异思迁之辈来说,乌鸦真的是个好老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