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唐朝时期的公主为何会

2020-09-16 05:15| 发布者: 未知| 查看: |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唐朝公主的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序言“驸马”是帝婿的专称,由汉朝时期的官职“驸马都尉”演化而来,该职位为汉武帝所设,职“掌御马”。此职位虽品级不高,但担任者必是皇帝信任、亲密之人,“历两汉,多宗室及外戚与诸公子孙任之。”到了唐朝,“驸马”已经发展成为帝婿的独有称谓。俗语虽有云“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是在唐朝,这种说法似乎并不很为大众所接受。在《资治通鉴》中记载了一句俗语用以形容唐朝人们对于“娶公主”一事的看法,这句话叫做“娶妇得公主,无事取官府。”

image.png
由此可以看出,唐初的上流社会并没有那么渴望“娶公主”,甚至对于“娶公主”一事唯恐避之不及。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复杂。首先,在唐朝,士族的婚姻十分注重门第选择,士人们皆以与山东士族联姻为荣,而并非是李唐皇族。《隋唐嘉话》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薛中书元超谓所亲曰:‘吾不才’,富贵过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在唐朝的士人眼里,公主或许并不足谓,但是如果不能娶到“五姓之女”却十分让人遗憾。其次,唐朝除了出现了很多以淫乱秽闻著称的公主之外,公主本身的素质也极为不平均:贤淑者较少,骄横者居多。而唐朝的皇帝中又极少能有如宣宗一般对公主教育严格者。因此,唐代公主在民间的影响极为不好,可谓是“恶名远播”,这严重影响了唐代社会士族娶公主的热情。除此之外,在唐朝的公主之家中,公主的地位是要远远高于驸马的地位的,因此,一旦所尚之主品质极为恶劣或者性格有严重问题,那么驸马乃至于其家族的日子都将会苦不堪言。比如中宗之女宜城公主,《新唐书·诸帝公主传》曰:宜城公主,始封义安郡主。下嫁裴巽。巽有嬖姝,主恚,刖耳劓鼻,且断巽发。帝怒,斥为县主,巽左迁。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唐初公主享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甚至出现了个别公主可以左右朝政。大家都知道,唐朝初期的宫廷斗争非常频繁,身为皇帝之女,她们敏感的身份以及特殊的地位令唐代的公主极易卷入政治斗争中。在这种情况之下,驸马多半难以保全。唐初死于宫廷政变,或是因谋反之罪牵连至死的驸马比比皆是。
image.png
比如:常乐公主驸马赵瑰,因响应越王李贞起兵,在越王失败以后,“周兴劾瑰与主连谋,皆被杀”;北景公主驸马柴令武,“坐与房遗爱谋反,同主赐死”;合浦公主驸马房遗爱,“永徽中,(公主)与遗爱谋反,赐死”;永泰公主,下嫁武延基,“大足中,忤张易之,”夫妻二人皆为武后所杀;安乐公主与武延秀,“韦后败,(武延秀)尚与主居禁中,同斩肃章门”;而太平公主被诛之时,其夫武攸暨虽早死却也未能避免殃及,“坐公主大逆,夷其墓。”这就令驸马在娶公主之后有了更加强烈的心理负担。因此,唐朝社会“惧娶公主”者很多,并且这种情况还在进一步蔓延。《新唐书·方士传》:(唐玄宗)欲以玉真公主降(张)果,未言也。果忽谓秘书少监王迥质、太常少卿萧华曰:“谚谓‘娶妇得公主,平地生公府’,可畏也。”二人怪语不伦。俄有使至,传诏曰:“玉真公主欲降先生。”果笑,固不奉诏。唐朝人们之所以如此惧娶公主,其主要原因除了上文中提到几点以外,还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唐朝公主二嫁、三嫁者众多,而且又多有淫乱之行。安乐公主,其夫武崇训死后,“主素与武延秀乱,即嫁之”;郜国公主,“下嫁裴徽,又嫁萧升”,“升卒,主与彭州司马李万乱,而蜀州别驾萧鼎、澧阳令韦恽、太子詹事李皆私侍主家”;襄阳公主下嫁张克礼。“纵恣,常微行市里”, “有薛枢、薛浑、李元本皆得私侍,而浑尤爱,至谒浑母如姑”。士族家庭素来极为重视女子的忠贞之道而又极为爱护本家族的清誉,唐朝有淫乱之行的公主众多,普通士人尚且难以接受,对于志在迎娶五姓贤女的清雅之士而言就更难忍受了。
image.png
第二、唐代驸马在家庭中地位较低。有驸马在娶公主之前,如果已经有妻子,但是皇室为迫使其娶公主,往往会毫不留情的杀掉驸马前妻或者逼其休妻。比如太平公主在下嫁武攸暨前,武攸暨已有妻子,“(武)后杀武攸暨妻,以配主”;郑颢在迎娶万寿公主也已定亲,“初,帝爱万寿公主,欲下嫁士人。时郑颢擢进士第,有阀阅,(白)敏中以充选。颢与卢氏婚,将授室而罢,衔之。”这让很多驸马们在感情上难以接受,也加重了唐朝社会惧怕娶公主的风气。唐朝的驸马不仅不能令驸马的双亲享受正常的舅姑之礼,而且驸马在公主去世后还需为公主守孝,但是驸马为公主守孝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还是非常怪异也是不能令人理解的。正是由于唐朝的皇帝对自己所生公主们无条件的宠爱,所以唐朝的公主中性格骄纵、不守礼法者颇为众多。比如宜城公主,嫁裴巽,“巽有嬖姝,主恚,刖耳劓鼻,且断巽发”;魏国宪穆公主,下嫁王士平,“主恣横不法,帝幽之禁中”;襄阳公主“纵恣,常微行市里”;安康公主为道士。乾符四年,“以主在外颇扰人,诏与永兴、天长、宁国、兴唐四主还南内”;永福公主,“与帝食,怒折匕箸。”第三、待遇不尽相同。唐朝的公主若因行为不当而触犯律法,大多只是受到皇帝贬谪或者幽禁的惩罚,比如前文中提到的宜城公主,行为如此恶劣,令皇帝震怒,却也只是被“斥为县主”,但是对于驸马的处罚则要严重很多。
image.png
新城公主在嫁给韦正矩以后不久暴薨,唐高宗诏“三司杂治”,“正矩不能辩,伏诛”,驸马即被皇帝处死。唐朝公主若因谋反或以谋反罪论处被杀,则驸马必然牵连致死,若已死也将会受到挖坟掘墓的惩罚。合浦公主与房遗爱、太平公主与武攸暨,安乐公主与武延秀。但是如果驸马因罪论死或者被贬,在多数情况之下,公主却可以选择改嫁他人。最为明显的例子是唐中宗之女定安公主,她共有驸马三位,改嫁两次,原因皆是前任驸马因罪被诛,“下嫁王同皎。同皎得罪,神龙时,又嫁韦濯。濯即韦皇后从祖弟,以卫尉少卿诛,更嫁太府卿崔铣。”总结公主身为帝女,身份高贵,娶了公主意味着驸马之后的一生将享有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然而,由于唐朝公主的素质参差不齐以及驸马身份的特殊性,“娶公主”给驸马带来的除了荣华富贵之外,有不可预知的宫廷灾难,以及只能够以虚职度日、注定碌碌无为的一生。所谓福祸相依,娶了公主之后的驸马,其身份演变为皇室的一员,随时都有可能被卷入宫廷斗争中而身败名裂,严重者更会殃及宗族。因此,娶公主这种事情在唐朝已经让人害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