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疑因难忍疼痛跳楼身亡 家眷医院各执一词

2017-09-07 12:32| 发布者: 未知| 查看: |

 

  榆林产妇坠楼身亡 家属医院各执一词

  8月31日20时许,26岁的产妇马芳(化名),从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坠下身亡。

  她于当日上午进入待产室。期间,因疼痛难忍,她曾两次走出待产室,对家属提出剖宫产。

  马芳跳楼身亡后,医院与家属却各执一词:医院称,家属多次拒绝改为剖宫产;家属表示,要求医院剖宫产被拒绝,“医生说马上就生了不能剖宫产”。

  产妇两次要求剖宫产

  马芳8月30日下午进入榆林市第一医院,陪伴亲属有她的母亲、婆婆、二姑和丈夫延壮壮。

  延壮壮回想,当天,他与妻子决定顺产,入院后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字按手印,并写下“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体谅意外。”

  9月3日10时52分,榆林市第一医院官方微博发布《关于产妇马××跳楼事件有关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称,产妇马芳26岁,是绥德县吉镇镇 张家峰村人,8月30日15:34,以“停经41+1周要求住院待产”之主诉入院。

  医院初步诊断:“1.头胎41+1周孕待产;2.伟大儿?入院完善相关检查后,因胎儿头部偏大(彩超提示双顶径99mm,一般足月胎儿双顶径不大于90mm),阴道分娩难产风险较大。”

  8月31日上午,马芳进入待产室。延壮壮说,妻子进入待产室前,他再次在同意书上签下“情况已知,要求静滴缩宫素催产,原谅意外”。

  院方发布的《解释》称,“主管医生屡次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产妇及家属均明白拒绝,坚定要求以催产素诱发宫缩经阴道分娩,并在《产妇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顺产要求。”

  一名看到监控视频的当地人士介绍,当天18时05分10秒,产妇走出楼道打电话,随后,她的丈夫及婆婆来到旁边。由于疼痛难忍,10分钟后,她双手扶肚子跪在地上,医生和家属扶起她,并劝说其进入分娩中心。19时20分,产妇再次走出产房,医护人员紧随出来,7分钟后,在众人劝告下,她再次进入分娩中心。

  榆林市第一医院一位杨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于昨日调取监控,看到视频里产妇疼痛难忍,面向婆婆和丈夫跪下,她的母亲站在远处。

  情绪失控跳楼身亡

  “妻子说她太疼了,想改为剖宫产”。延壮壮告诉新京报记者。

  他说,在妻子再三要求下,自己打电话给在医院的熟人,想问关于剖宫产的事件,没想到电话挂了约5分钟,护士告诉他妻子不见了。

  他冲入产房,没有找到妻子。随后,医生告诉别人在一楼。透过火娩中心外的窗户,延壮壮见到妻子赤裸着身材,被抬上担架。

  院方《说明》提到,“8月31日上午10时许,产妇进入待产室。生产期间,产妇因疼痛焦躁不安,多次强行分开待产室,终极因难忍疼痛,导致情感失控跳楼。医护人员及时予以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

  杨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产妇跳楼之前,待产室里还有三位产妇。马某走出待产室,进入待产区内的备用手术室,翻越窗子跳下。

  据新京报记者懂得,备用手术室在分娩中心内待产室的对门,窗台高1.13米,窗台上还有警方取证过的痕迹。

  新京报记者从绥德县公安局政工科了解到,系产妇跳楼身亡,消除他杀。

  “产妇在待产室内幕绪失控要跳楼自杀,医生、助产士、护士当时在干什么?”延壮壮质疑。

  至今,医院没有给出说明。昨日,上述负责人回复称,相关产科医生、护士情绪低落,不愿意接收采访。

  谁拒绝给产妇剖宫产?

  医院表示,产妇向家属要求剖宫产,主管医生、助产士、科主任也向家属提出剖宫产提议,均被拒绝。

  新京报取得的一份《榆林市第一医院外科护理记载单》显示,当天17时50分,产妇意识苏醒,“宫口近全,患者极不配合,要求剖宫产,给予心理抚慰,同时给家属交代一次,家属表现懂得,谢绝手术,持续视察。”

  18时05分和19时19分的两次记录显示,产妇意识清醒,两次走出产房,“家属仍拒绝手术”。

  医院认为,“该产妇跳楼身亡的根本原因与我院诊疗行为无关”。

  对此,延壮壮表示,妻子第一次从待产室出来要求剖宫产,自己就对医生说盘算剖宫产,“医生说检讨一下再说,等医生出来后我问情况咋样,说是马上就顺产了不可以剖宫产,我们就在产房外等着。”

  “过了一会儿,护士出来把小孩用的衣服被子都拿走了,也说是马上就生了”。延壮壮提到,没想到,妻子再次出来说要剖宫产。

  他表示,本人告诉医生剖宫产,医生说宫口开了十指,接着护士也从待产室出来,“医生还是说立刻就生了不能剖宫产,就把我妻子拉进产房了。”

  “当时我女儿说要剖腹产,医生说,剖腹产也是一个小时,顺产也是一个小时,还让女婿劝我女儿回去。”马芳的母亲郝爱英说。

  她也否定医院的说法:“要是医生说剖腹产,我们确定会准许的。我们什么都不懂,肯定都是听医生的,也基本不存在因为钱的问题不给剖腹产。”

  关注1

  产妇想剖宫产,医院一定要征求家属意见吗?

  一位多年代办医疗纠纷相关案件的律师告知新京报记者,从法律层面来讲,患者自己拥有知情赞成的权力,在意识清醒的情形下是有完全民事行为才能的,医院应首先尊敬患者意愿。

  《医疗机构治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划定:医疗机构执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需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获得其家属或者关联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此外,如遇紧迫情况,也能够在家属不签字情况下手术。为挽救患者,在法定代理人或被受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也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运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办法。需要实行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换医疗计划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阐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伤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当抵偿责任。

  对于产妇从待产室窗户坠楼,律师以为,医院有平安保障患者保险的义务,医护职员应该亲密关注病人情况,因而在这方面医院应担负一定责任。

  关注2

  顺产仍是剖宫产,家眷与医院如何沟通?

  一位原北京产科医生表示,产妇待产住院时,医院会依据实际情况向产妇及家属供给顺产或剖宫产倡议,并告诉两种生产方式的优点及危险,在征得批准后签订告诉书。

  该医生解释,一般而言,若医生发现产妇身体情况不适合顺产,会向家属沟通,如果家属意愿和医院有出入,则会要求签署“情况已知,要求说明阴道分娩,谅解意外”的告知书。

  而“情况已知,静滴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的告知条款,则可能是出现于孕妇在生产过程中宫缩乏力、难以顺产,医院会对其应用催产素的情况。这时家属若仍不同意进行剖腹产,医院则会签订相应的告知内容,表明已告知其家属,产妇继续顺产会存在风险。

  对于医院有顺产率和剖宫率指标的说法,业内人士说,目前国家的确在掌握剖宫率,但必须尊重产妇选择。在产妇具备顺产身体条件的情况下,医院依然不可强制其顺产,只能激励身体前提允许的孕妇顺产。

  产妇可以决议自己是否剖宫产,但其在生产过程中很快会进入麻醉状态,意识可能呈现不清醒。手术过程中若涌现任何情况,就需要和家属沟通。所以,医院会要求孕妇签署委托书,是为了保障孕妇在不清醒时,可以由家属等来做决定。“假如家属不同意,而医院又遵守孕妇意愿做了手术,一旦失事,医院责任就太大了”。

  新京报记者 付珊 张维 实习生 杨雨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