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啦,“保温杯中年”快去蹭点“新”气吧

2017-09-09 03:12| 发布者: 未知| 查看: |

 

  开学啦,“保温杯中年”快去蹭点“新”气吧

  怎么葆有“新”气?中国传统治文化里有许多现成的法门,好比,治家格言开头等于“拂晓即起,洒扫庭除”;胡兰成说,“岂但为治事,亦为坚持人的清爽,不坠于惰意暮气。”

  文/邝海炎

  资深媒体人,著有《快刀文章可下酒》

  自从梁启超《少年中国说》问世,中国就日益陷入现代资本主义时间观中,追求效率,崇尚创新,进而衍生出“新”的崇敬,这些年更是愈演愈烈,导致年轻人天生骄傲,站在了鄙视链的顶端。

  这不,前段时间,黑豹乐队赵明义老师拿着保温杯的中年形象就被年青人鄙视了,“曾经心有猛虎,现在细嗅保温杯。”

  笔者今年三十五,人生行半,堪称尴尬之年,跟着年轻人挖苦“中年”吧,那是打自己脸;为赵明义老师辩解吧,难道证明自己心坎早已认同“保温杯中年”?为防止灰头土脸,我只好呵呵了之。

  好在近日《敦刻尔克》上映了,电影里那位英国老船长为“中老年男人”扳回了不少面子,“少年决议一个国家的锐度,而长者决定一个国家的韧度。”“我们终会老去,但我们能够选择在老去的时候,依然是优雅、勇猛、精进的老人。”趁此机遇,我才敢捋捋自己对“衰老”的一些感触。

  从生理上说,人的衰老难以抗拒,不论你怎样健身进补,该老的都会老,否则康熙这种天之骄子何须“向天再借500年”。但“心理衰老”似可通过葆有“新”气来延缓。

  怎么葆有“新”气?中国传统文化里有很多现成的法门,比方,治家格言开头即是“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胡兰成说,“不但为治事,亦为保持人的清新,不坠于惰意暮气。”学者李?施展道:“读书人诵读《金刚经》,乃是一种心灵上的洒扫庭除。”

  可庸鄙如我等,扫地太琐碎,读《金刚经》又太玄远了。是否有一种一般有趣的方式呢?“文狐”汪曾祺倒有妙法:“到了一个新处所,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肯去走走菜市。看看生鸡活鸭、新鲜水灵的瓜菜、彤红的辣椒,热热烈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作为吃货,我很赞赏汪老的立场。笔者在传统媒体被腌制十年之久,早已深染“暮气”,偶然去接女儿放学,便特地从菜市场穿过。父女两人,大手牵小手,在红橙黄绿青蓝紫里穿梭,在鸡鸭鱼肉盐蛋米间游弋,逛逛停停,东瞧瞧,西看看,一路下来,就感觉是“肥牛片在人生的喜乐汤里涮了一回。”

  但我也认为,人间的事件,要鸡鸭来参合,总有些迂远,应该还有比菜市场更好的“人生喜乐汤”吧?

  9月1日,我大外甥考入市里某中学的重点班,我去送他开学。开学的气氛真好,整个校园,甚至学校所在的整条街都布满新气。坐在花坛边缘,凉风习习,看着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听着他们跑动的振振新声,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少年十五二十时的我。当我老了,假如送孙子辈来读中学,再看见这场景,尤其当他们敲着饭盒追逐而过期,估量我会流泪的,就似乎老黄瓜又一次被露水打湿。

  这人生啊,开端时,回想只是一点点笋尖,向往却是一片竹林;长着长着,等你见过整片竹林,憧憬渐渐变少,就只有竹林的回忆陪同着你了。作家苏炜在采访百岁文化白叟张充和时也有个贴切比方:“年轻时,记忆像弹钢琴的左手,对位,和弦,托领着右手主旋律(现实);晚年却反过来,记忆成了生活的主体,现实反而成了记忆的陪衬。”

  蒙田在《论想象的气力》里还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名医对一个患肺病的老富翁奉献良方??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张青春生动的脸上,把那种蓬勃的气候摄入五官,健康便会大有起色。所以,等我老了,我希望自己是学生宿舍里修门的老头,以敲 钉拉锯抚摸少年时间;或者是学生食堂里打饭的老太太,在锅碗瓢盆声中遥想豆蔻年华。跟少年在一起,本人也能时时反顾少年,也许就能葆有一颗少年的心吧?

  有很屡次经过学校,看见孩子放学涌出校门,感到像极了夕阳下刚被网住的鱼,活蹦乱跳,啪嗒啪嗒地打在甲板上,闪着金光,带着喜气。开学时,他们则像开春下放的鱼苗,清新自在,尾尾动人。所以,开学啦,“保温杯中年”快去蹭点“新”气吧。

  申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受权



友情链接